188体育

当前位置 > 188体育 > 188体育平台 >

热线:0371-65710329(网站) 信箱:serbia-today@126.com

河南小伙在泰国开的拳馆成了中国拳手进修的大本营
  • 2019-07-29 10:24:34
  • 来源:河南省体育局
  • 责任编辑:赵伟涛
  •   为期10天的2019泰拳世锦赛正在泰国曼谷举行,来自全球100个国家与地区的1000多名运动员参赛。这不仅是泰拳运动的盛会,也是全世界泰拳爱好者的一次大聚会。7月24日,是有中国选手出战的比赛日,望着擂台上激烈拼杀的选手们,河南濮阳小伙季广建满眼都是自己当年的影子。
     
      季广建是第一届中国泰拳国家集训队的一员,曾夺得过世锦赛的银牌,10年前他退出国家队来到泰国苦修泰拳,在职业赛场打出了一片天地。然而,本应在职业生涯巅峰期的他早早已因伤病走下了擂台,如今他在泰国曼谷开设了首家由中国人独资的曼德拳馆,延续着他和许多人的泰拳梦。
     
      退出国家队到泰国学拳
     
      季广建身材不高,乍看上去比较瘦弱,但却有浑身的腱子肉,两眼炯炯有神,一看就是练家子出身。1994年出生的季广建是河南濮阳人,父亲喜欢练武,从小耳濡目染,也对武术着了迷,小学毕业后到了项城一家武校习武,练的是武术套路。
     
      2006年,为了推动散打运动的发展,借鉴国外格斗项目的训练方法和训练手段,国内开始试点开展泰拳项目,首支国家队应运而生,武术大省河南是重要的选才库。当时季广建虽然身材瘦小,但在教练看来,兼具协调性与力量,能够很快地转型泰拳,季广建当即就被挑走。
     
      2008年的釜山泰拳世锦赛,初出茅庐的中国集训队以3银2铜的傲人成绩震惊了国际泰拳界。其中,季广建拿下了42公斤级的银牌。
     
      “比赛对一个选手的成长远比训练要快得多,跟高手打一场,积累的经验和教训顶两个月的训练,训练得再好,到了擂台上完全是两码事。”季广建说,当时国内的比赛相对较少,有时候一个月才能打一场,既然走了泰拳这条路,泰国的训练和比赛氛围是任何地方都无法比的,季广建决定退出国家集训队。
     
      2009年,季广建和另外两名队友韩子豪、位宁辉三个十几岁的少年远赴泰国,开始了学拳之路。
     
      一边训练一边打拳赛挣钱
     
      十几岁的年纪漂在泰国曼谷,语言不通,难免被欺负。生活环境也很差,几个人共用一个风扇,睡在地上的时候会有各种虫子爬到身上。最大的难题就是没钱,有的时候要饿着肚子进行训练,半夜饿醒是常有的事。
     
      在泰国学拳,季广建拿的是旅游签证,一次只能停留3个月,到期就要回国办续签。有一年,他们被带到泰国农村练了一年。“每天除了吃饭和休息,就是在训练,没有业余生活和娱乐,对于身体和毅力都是一个考验。”在泰国简陋的拳馆中,同泰国拳手同吃同住同训练,在最为残酷的纯泰规则中征战。即便环境如此艰难,三个年轻人仍然坚持了下来。
     
      刚到泰国学拳的第二天,季广建就参加了一场比赛,“泰国小型比赛很多,哪怕你是观众,临时想报名打一场都是可以的,前三场比赛我都打赢了”。随着实力提升,他逐渐打上了泰皇杯等一些大型赛事。边训练边打拳赛挣钱,只为了让自己的生活过得更好一些。
     
      因伤走下拳台“被逼”开了拳馆
     
      近年来,在中国发展最快的体育项目,除了全民皆跑的马拉松,非搏击赛事莫属。在大量资金的助力下,大大小小的赛事如雨后春笋一般遍布全国各地。在泰国学了一身本领的季广建逐渐在国内拳坛崭露头角,获得诸多冠军。
     
      然而,如日中天的职业生涯忽然戛然而止。2014年,在白俄罗斯,季广建在一次比赛中受伤,“膝盖半月板断裂,医生建议不要再打了,否则今后走路都会成问题”。
     
      “从小练拳,梦想就是站上更大的擂台,但突然被宣告职业生涯终止,我接受不了,心情也非常低落,感觉人生失去了方向,非常迷茫。”季广建因伤退役后,回到国内做手术,休息了大半年,看着与他一同在泰国练拳的兄弟韩子豪、位宁辉在赛场上大放异彩,难免有些失落。
     
      “开拳馆真的是被逼出来的想法,因为当时没事做。”季广建说,打拳很辛苦,吃的是青春饭,没有拿冠军的选手很难转型,即使拿了冠军也未必能够转型成功。随着国内的搏击迅速发展,去泰国练拳的选手越来越多,季广建想到之前在泰国吃过的苦,何不利用自己多年的经验和人脉,为中国选手创造一个好的训练环境,同时也延续自己的泰拳事业。
     
      2015年,季广建回到泰国曼谷,将自己多年的积蓄以及朋友的资助全部投了进去,从选址、买地到建设,历经了8个月的时间,2016年3月,他的曼德拳馆终于拔地而起。
     
      拳馆成了中国拳手进修的大本营
     
      由于资金紧张,拳馆开业之初,很多硬件设施并未配齐。季广建把开拳馆挣来的钱都又投了进去,用于添置器材、升级硬件。“经过3年多的发展,经历的困难数不清,拳馆总算达到了比较满意的状态。”
     
      在拳馆星罗棋布的泰国,一个中国人开的拳馆如何立足?“泰国人不会在意老板是哪儿的,只看这个拳馆教练的水准。”为此,季广建把曾经执教过中国泰拳国家队的3名泰国教练请来任职。
     
      季广建说,泰拳除了竞技之外也是一种全民参与的健身运动,上到公司白领,下到8岁的孩子,很多人每天都会来他的拳馆练一练。
     
      如今,外国人到泰国旅游学拳,已经成为泰国重要的产业经济链之一。“国内的泰拳热催生了一批爱好者,泰拳除了锻炼力量和敏捷性,还可以健身塑形,一些健身教练特别是女性群体特别感兴趣。她们会专门来泰国学拳,短的10多天,长的两个月,北京、上海、武汉、深圳等各地的都有,很多都是慕名而来。”
     
      类似于足球,泰国的每个拳馆就是一家俱乐部,季广建的拳馆也在打造自己的职业选手。“我的拳馆培养了六个少年,都是十五六岁,两名泰国人,四名中国人,其中两个是河南来的,和10年前的我一样,都是怀着职业梦想在这里学拳,但现在的条件已经不像我们当年那么苦了。”
     
      在泰国,季广建不仅收获了事业,还收获了爱情,他的妻子来自于泰国的华人世家。泰国规定,在当地开办公司,泰国人必须要占有51%的股份,而妻子的身份也让这个问题迎刃而解。
     
      此次曼谷泰拳锦标赛,以色列女将Nili提前来到曼德拳馆训练备战,包括张春雨、张成龙、吴雪松等30多名当地和国内的名将,常年不间断地在这里训练。如今的曼德拳馆已经是国内泰拳手进修的大本营,承载着季广建和许多人的泰拳梦。

    推荐阅读